学院简介 历史沿革 院史钩玄 现任领导 组织机构 党群生活 师资力量 学院地图 学院标志 联系方式
学科简介 学术机构 学术动态 学术成果 科研项目 学术讲座预告 学术会议 项目申报
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系 思想政治教育系
招生信息 教学管理 培养方案 博士后流动站 社会服务
本科生思政课 硕士生思政课 博士生思政课 教学资源库
外事信息 交流项目
院友风采 联谊活动
党政办 本科生 研究生
培训项目 培训动态
谁说没有传奇?他们就是传奇!
发布时间:2016-02-22 点击:

 

              金 焱
 
其实,今天的人们已不相信传奇,更不相信永不变色或永恒的爱情传奇。现实的生活似乎告诉人们,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曾有过完美的人和事,尤其完美的、令人心动的感情桥段只有发生在小说、电影和人们的想象中,现实的生活要么平平淡淡、了无生趣,要么就是曾经沧海、千苍百孔,然而他们的情感故事令我羡慕更令我感动。
    他们在我的记忆中都是大人物,对我来说他们也是遥不可及的人物,我从来都是以崇拜及仰慕的目光看着他们。而他们一个是中山大学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知名教授,我的大学老师张孝宜;一个就是她的丈夫“中国第一MALL”开创者和探路人,也就是被誉为“中国购物中心之父”,也号称“天河城之父”的刘春亭。
    记忆开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国家急需人才,国防系统更是急需人才,我有幸经过筛选和考试成为国防系统梯队干部培养对象,被送进了大学。这批来自全国各地国防系统的青年干部由武汉大学委培,那时张孝宜是在武汉大学任教,刘春亭则是湖北国防科工办副主任。后来的国防科技工业职工大学可以说就是他们夫妇创办的,“三线”许多子弟都是出自那所成人大学,并陆续走上了领导岗位。然而,作为女人,我的注意力却始终在他们情感的传奇中。
    时光穿越回到多年以前,那时我们那批“梯队干部”正集结在武昌八一路的四零一招待所,记得一天我们正等待着国防科工办的领导来训话,我和同学珍珍正准备上楼开会,就看见从我们身边走过一个高大帅气的人,一步几个台级跨步向楼上走去,珍珍拉了拉我说他就是刘主任,我还记得我懵懂的问刘主任是干什么的,珍珍还挺奇怪说: “刘主任你都不知道?国防科工办的领导”,我当然不知道,跟爸妈到航空研究基地后我几乎没出过襄阳,这就是我第一次知道刘主任。后来在与武汉大学老师见面时,又是珍珍告诉我台上那个和蔼的有些胖胖的、一说话有俩深深笑窝、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老师就是刘主任的爱人,我当时心里还犯嘀咕,刘主任高大儒雅、风度翩翩,张老师却很是一般,但是随着我对张老师的熟悉我才发现我错的离谱,尤其是后来我去她家看见她和刘主任的合影(据说是他们的结婚照,其实就是两个穿制服的合影),我才知道张老师是多么美丽的女人,大大的眼睛清澈透明,圆圆的脸颊上有两个令现代女人都嫉妒的酒窝。而我认识张老师时她已近50岁,据说做了大手术,还化过疗,一直吃药,而药物所含有的激素能使人完全变形!美丽的张老师同样逃脱不了药物的摧残!
    后来我认识了她的女儿冰冰,我们成为了朋友,那是一个单纯的永远像孩子的人,我还清楚的记得冰冰谈到她父母时说的一句话:“我爸妈两个人好的整天腻歪在一起也不烦”。到广州后,冰冰每每谈及他父母时,仍然用“腻歪在一起”来形容她父母的感情,真是令我好羡慕,那时冰冰还告诉我一件他爸的“风流轶事”:“有一台湾电影女演员XX见过我爸后就追上来了,非要和我爸好,我爸可是对我妈忠贞的要命!不可能的,反正我爸立场很坚定!”记得冰冰还送我一条非常漂亮的裙腰带,她说是台湾的,我想象着是不是那个演员为了讨好她而送给她的......
    况且用今天人的价值标准来看,女人年轻就是资本。尽管张老师作为名牌大学教授事业有成,但作为女人毕竟人到了中年,那时广州几乎是漂亮女人的集散中心,而那时的刘主任更是男人成功的典范:广东省工商管理局局长、广东省财办主任......总之头衔多多,况且刘主任还有比明星还明星的外表。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应该有故事,事实也经常真有台湾女演员类似的情况发生,然而直到他离开这个世界也没有任何的传闻、绯闻,有的就是对他人格魅力的高度评价、对他清廉的诚挚赞叹......
    在我那篇“那些年,三线的孩子们”一文中我谈到了三线孩子教育受限制的问题,张老师在网上看到后,给我微信说让我查看刘春亭天堂纪念网,说那上面就有刘主任当年创建国防科技工业职工大学的记录,当年他就是看到三线的孩子们教育环境受到限制才萌生创建的,我在国防职大工作过,我知道那所成人大学为国防事业做出的贡献。然而随着我在网上浏览,我更是被张老师寄往天堂的信件所打动,我更多的是捕捉到了他们的爱情轨迹,他们的情感经历真是传奇。
    他们相识在江城武汉,唐代诗人李白曾在此写下了“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的美丽诗句,那时他们是那样的年轻,从他们后来的身影中就能想象当年他们是多么相宜的一对:一个风度翩翩、儒雅倜傥、俊逸潇洒,一个娉婷袅袅、娇面笑靥、眼似水杏;一个从闻名的冰雪之都哈尔滨来到江城,一个从闻名于世的紫禁城北京来到江城,用张老师的话来说就是:
     “这既是一种偶然,也是命定吧!是上天的恩赐,让我们在人生最美的青春年华,与最合适的人欣然相识,在万千的人群中,在无际的天涯时光里,我们两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那么奇迹般的奔向相互的人生中,命运注定了彼此将成为对方生活的一部分,终将组成我们的一个完整世界。”
    看到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想哭,每当我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就想到茫茫人海中遇见一个你爱的人是多么的不易,那么相互爱着对方更是不易,在现实的世界里爱情总是以悲剧结尾:一是修成“正果”步入婚姻那么爱情会被生活琐事消磨殆尽;一是离别分手,这种伤痛可以伴随人的一生,影响人的整个生活。然而他们相濡以沫60来年,生活中依然充满着爱恋。张老师用她那如少女般的浪漫情怀记录着:
    “那时他16-17岁,读初中时在哈尔滨参加共产党组织的'民青',1949年随军南下到武汉,分到青年团;而我则在14-15岁,也是读初中时在北京参加了党的地下外围组织“民联”,1949年随军南下到武汉,分到青年团。1951年我们又一起从青年团支援到武汉市干部学校,是'革命'把我们两个相隔千里的人连在一起。”
   “记得结婚那一天是在武汉市委党校举行的,是最简朴的,最革命的的婚礼。三对新人集合在饭堂,把饭桌拼在一起,由党校领导主持,既是主婚人,又是证婚人,祝贺新人,三对合在一起买了一些糖果,款待同志们,大家起哄了一番婚礼就结束了,我的闺蜜和机关的好友们,又到新房闹了一阵洞房。新房在那个年代还是很漂亮的,我妈妈用退休金给我们买的北京特产——白底粉红色补花床单,我们俩人自己攒钱买的湖南湘绣被面做的被子,挺像样的。当天,我们一起照了一张像,这既是我们合照的第一张像,也是结婚照。”
   “57年相亲相伴是我们人生最美好的一段,也是我们最有作为的一段、更是人生最值得回味的一段,又是最值得自豪的一段”
    2012年9月21,被誉为“天河城之父”的刘春亭永远地离开了他爱的人们,享年80岁。
    “ 往事不堪回首......你离去的一刹那,沉淀在我记忆的深处,成为我永远的痛......我多想你回来看看我,那怕你回来一次,就一次,听我向你倾诉对你的思念,让我们亲热一下,让我撒撒娇......现在,每天我都思念你,都会回忆我们在一起幸福、甜美的过去,它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并从中得到慰藉.......每每追思你的人品、美德,它已成为我生活的动力,是我引以为骄傲和自豪的精神支柱.....”
    刘主任的离去,张老师整整一年都没有走出来,她给天堂的爱人写了上百封的信,来寄托她的思念,这些信读来不尽使人潸然泪下,从信中我们根本看不出那是一位近80岁的老人写的,情感的表达就像是一位爱意浓浓的少女情怀。就是我和张老师见面我也没把她当成一个老人,她还是像在30年前给我们上课时的那个样子:和蔼、亲切、睿智、风趣。她说她已经走出来了,可她真的走出来了吗?爱恋,是不会忘记的......
    人一生若能向张老师那样度过,一定不枉活人生......

clip_image001.jpg

(结婚照)


clip_image002.jpg


clip_image003.jpg


clip_image004.jpg


clip_image005.jpg

(当年国防系统的“梯队干部”就是委托武汉大学培养的)

来源: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