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简介 历史沿革 院史钩玄 现任领导 组织机构 党群生活 师资力量 学院地图 学院标志 联系方式
学科简介 学术机构 学术动态 学术成果 科研项目 学术讲座预告 学术会议 项目申报
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系 思想政治教育系
招生信息 教学管理 培养方案 博士后流动站 社会服务
本科生思政课 硕士生思政课 博士生思政课 教学资源库
外事信息 交流项目
院友风采 联谊活动
党政办 本科生 研究生
培训项目 培训动态
耄耋之年,伏枥千里——马克思主义学院退休教授马建离访谈实纪
发布时间:2014-01-24 点击:

 

你可能偶尔去两趟校医院,可能经常出南二门去广八路宵夜,也可能总是饥肠辘辘不辞辛苦跑到梅园包子铺。这样的你也许会注意到,那条每次来来往往的属于梅园小路旁边,坐落着一群古朴不起眼的住宅楼。
 如果你挑一天早起,走近这低矮的屋群,你或许就会看到一个行色匆匆的老人,穿戴整齐,戴着眼镜,提着装满纸页的公文包,手上端着一杯一早沏好的茶,精神矍铄地向教学楼方向走去;或者一时兴起地去蹭一节马院的专业课,你或许就会看到一个坐在前排的“老学生”,握着笔,比我们这些学生更加聚精会神地写笔记,时而会若有所思地摇头点头。
不要疑惑这位满头白发,似乎已到了退休年纪应当颐养天年的老人,究竟要去哪里或在这里干嘛,他究竟是谁。
他,就是马建离。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退休教授。前不久5月18日刚刚年满八十。虽已值耄耋之年,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现任教学督导组组长和老年协会会长。在职时,他兢兢业业,曾获“全国优秀教师”、“全国普通高校优秀思想政治先进工作者”等称号;退休后,他依然积极主动为教育事业做贡献,先后获得湖北省“老干部先进个人”、武汉大学首届“十佳老人”等称号。他,就是这么个倔强不服老的老人……

1.jpg

八十华诞,高朋满座
第一次见马老师,是他80大寿暨图书捐赠仪式。不用刻意寻望,那一抹艳丽的颜色立刻闯入视线,中国红衬得老人脸色甚好,也恰如其分的迎合了老人此刻溢于言表的喜悦。
5月18日下午三点。马院院办218室。小小的会客厅。顷刻间挤满了人。从同事挚友到现任校领导,从而立之年的青年学者,到古稀之纪的老年朋友,社会各界各层的人士聚集在这里,共同庆贺马老的八十周年华诞。这些,自然是马老师当年兢兢业业、桃李满园和现如今仍然为教育教学事业不辞辛劳奔波的结果。
高朋满座,其乐融融。而这一天,马老师和老伴王老师,两个和蔼的老人,以及他们背后捐出去的成堆的书籍,无疑是最绚烂的风景。
挚友、良妻,人生乐事

2.jpg

    再一次见面,同样又是机缘巧合。
寻了地址,夜幕快要降临时,我们前往东中区。正摸不着方向,迎面便走来一位老人,不用多费唇舌,当“马建离教授”脱口而出时,老人便心领神会直接领我们到了马老师的家门前。
按了门铃,马老师便立刻开门笑迎。走进客厅,是极为古朴的布置风格,映入眼帘的是电视墙上四副字迹遒劲的书法,后来知道是马老在湖北书法家协会的好友相赠的。而不曾想到,居然还有一位拜访者——王长铭教授,政管院的老书记,马老师的老朋友。
我们亲切地拉起了家常,老书记说到当年去别人家拜访时,人家让他在大中华香烟、龙井茶和大白兔奶糖中三选二,他毫不犹豫地选了龙井茶和大白兔奶糖,大伙呵呵笑着,仿佛被带回了那个淳朴的年代。马老师的老伴王老师在谈话间不经意地去房间拿来了一个小铁盒,打开一看是满满一大盒大白兔奶糖,我们剥开糖纸,久违的熟悉的味道顿时流转在舌尖,怀念之余,我们也为这三位可爱的老人而深深感动。
谈起马老师和老伴的时候,两个侃侃而谈的老人顿时支支吾吾羞涩起来,一旁的王书记笑着说:“他俩那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啊。”马老和老伴王老师很小便认识,一同来到武大求学任教,马老师在政管院,王老师在经管院,兢兢业业,真可谓是现实版的“神雕侠侣”,双宿双飞、患难与共几十年。也许是受了马老师的影响,王老师虽然近些年来行动有些不便,但是丝毫都不影响她对生活的热情。她喜欢摄影,是国家出版社的记者,并且正在学习中医,也时常上网浏览新闻。
友情与爱情,半个世纪的时间早已化成了水,相互交融,我们年轻人如何能体味这平淡中的悠长呢?
国家情、母校情,不老于心
从来武大上学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十年,马老将半个世纪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武大,感情之深可以想象。
当问起当初为什么选择在武大教书时,“坚决服从党和国家的分配政策啊”,马老师谈笑着说,“但武大确实是一个很值得的地方。”再后来,马老师遇到过几次外省高校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情况,但是他丝毫没有动摇,仍旧一心一意地投身于武大的教育建设中。甚至到教学评估时,本是河南人的马老师为武大争取到了评优指标,河南的老乡开玩笑说他胳膊肘往外拐,马老师却不以为然,说自己虽然是河南人,但更是武大人。
    从服从分配留在武大工作,这50年间马老师一家搬了4次家,但爱校爱教的心从不曾变过。
     被问及对不同阶段对马克思主义的看法时,马老跟我们畅谈起了自己的生平。
小时候家境贫寒,唯一所想就是种地、收粮食,为农民服务。上了初中,20世纪50年代中期,响应国家“做第一批有理想的农民”号召,选择继续攻读,学习科学知识。到了高中,接触的书籍多了,开始从理论上了解马恩对共产主义社会的描述,概念停留在“理想国”的状态,但因此心生向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马老热爱马列原著,认为一切的理论来自对原著的深刻解读,任何不查阅原著而简单引用他人言论的做法都是不可行的。了解到我们是思政专业的本科生,还特地告诫我们研究马列主义时,千万要秉承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要以讹传讹,歪曲真理。
细细聆听,我们发现,无论是马建离老师,还是王长铭书记,他们的人生,一路走来都深深篆刻着历史的痕迹。朴实与忠诚的性格,是他们这一时代人最明显的特质。而我们作为在时代飞速发展,物质生活日益丰富时期下的幸运儿,相比之下,却多了许多浮躁与浮夸。不得不说,从两位老教授身上,我们获益匪浅,领会到了很多课本上学不到的道理。
活到老、学到老,满分乐活派

3.jpg

“老马很忙!”。
    老伴王老师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我们倒也是深有体会。几次邀约未果,马老师才从百忙之中挤出了这个时间,在家里等我们拜访。
马老的忙一切都是由于他退而不休的精神。尽管已是耄耋之年,但他仍坚持继续从事教学科研的工作,为学校中心工作建言献策,奉献聪明才智,同时还参与各种社会工作,组织各项社会实践活动的开展。
不仅如此,马老还不遗余力地帮助在教学上有疑问的青年教师讲课、作报告,定期听青年教师的课,提出自己的意见,帮助青年教师提高教学水平,还给一些基础差的研究生单独授课,并且也积极为从农村来的武大学生排忧解难。
谈到退休后继续从事各项工作的动力,马老师丝毫不掩饰他对党和社会的感恩之情——“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新生活。一个家庭内部平时都会产生小矛盾,何况我们这么大的国家。党的政策以及理论让我观点和立场都很坚定,这些政策能让我感受到生活的幸福,我们觉得有希望,有奔头!”
八十高龄,本事寻常人呆在家中颐养天年的年纪。而马老却“闲”不下来,积极地投身到社会工作、教育工作中来,发挥自己有限的余热。这样的精神,着实让我们这些正处在奋斗时期,却不及马老师这般勤奋的青年惭愧不已。

4.jpg

汗牛充栋,自己动手,十足实干家
 谈起书房,马老脸上不经意地划过一丝伤感。缘由是学院动员师生给贫困地区捐书,马老师忍痛割爱地将自己在家多年的藏书捐献了出去。
   “谁不爱自己收藏的书呢,这么多年了,也都有感情了。但是捐给更需要的人,当然是义不容辞的。” 马老师边说着边引我们走进了书房。虽说,捐了不少的书,可是不大不小的房间还是被塞得满满当当。
令我们吃惊的是,不同普通人的书柜收藏陈设的都是出版社出版的他人的著作,马老的书柜里大部分都是自己的“书”——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的各种剪报。我们难以想象,这堆积如山的“书”都是马老师一年又一年,一日又一日,拿着剪刀和胶水不辞辛劳一片一片粘贴上去的,工工整整地摆设在书柜间,有些甚至已经褪色泛黄。
这些,都和王长铭老书记对马老师“真学、真用、真讲、真做”的评价表现得一致。这样实干的精神着实令我们敬佩不已,同时也更新了我们对求学求知的深刻认识。
说到我们这些青年学生,马老寄语到:“要学会培养自己的研究能力,做一个研究的学者,有自己的见解和看法,不要人云亦云,做到‘能说、能做、能写’。”                                                               
也许,你是一个正在学海里奋战的学子,颠簸着船只,迷失了方向,甚至不知道嘴里念的,耳里听的究竟是何物,更不明白苦苦研习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也许,你是一个走过了而立之年,正处于不惑,即将越过半百的中年人,唠叨着家常,安闲着在再也没有任何挑战性的办公室里,看报、喝茶。
    又或许,你是一个历经岁月蹉跎,脸上同样也留着岁月斑驳痕迹的老者,低头沉思,想想也是该用这最后的时光来享受享受人生了,彷徨中恍然,发觉原来不被需要的感觉是那么煎熬,所谓人生的意义也不过是被需要而已罢了。
我们每个人,都曾迷茫,也都曾畅想。我们要做一个怎样的人,才算是无愧于人生二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而关于这一切,直到我们敲开马建离老师的家门,朦胧的定义才即刻清晰起来。而当我们关上马老师家的门,离开的时候,一些关于人生意义的思考才真正开启……

 

来源: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