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简介 历史沿革 院史钩玄 现任领导 组织机构 党群生活 师资力量 学院地图 学院标志 联系方式
学科简介 学术机构 学术动态 学术成果 科研项目 学术讲座预告 学术会议 项目申报
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系 思想政治教育系
招生信息 教学管理 培养方案 博士后流动站 社会服务
本科生思政课 硕士生思政课 博士生思政课 教学资源库
外事信息 交流项目
院友风采 联谊活动
党政办 本科生 研究生
培训项目 培训动态
我的信仰从未动摇——记采访梅荣政教授
发布时间:2014-01-24 点击:

 

一、采访经历
时间:2012年5月23日下午四点
地点:武汉大学文理学部北三区梅荣政教授家
人物: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梅荣政教授
人物简介:梅荣政,男,1941年生,湖北秭归人。1965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系,1985年晋升为武汉大学副教授,1989年晋升为教授,1996年担任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任武汉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副院长,政治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著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座丰碑》等著作。
二、采访过程
(一)个人经历
1.印象武大  
1941年,梅教授出生在湖北宜昌的一个农村家庭,家庭条件并不好。在那个年代,这却为他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出身背景,更磨练了他个人的意志品质。他从小偏爱文学,博览群书,并于1965年从武汉大学哲学院毕业。
1960年,梅教授离开家乡来到武汉,武汉大学政治系中共党史专业录取了他。在当时,中央的反右运动扩大化,国家非常重视思想政治教育的问题。武汉大学政治系主要分为中共党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两个专业。而由于专业的特殊性,专业主要招收的是两部分人:一部分是普通高中毕业的优秀学生干部(班长、团支书),另一部分则是一些老红军干部。梅教授对在政治系的两年印象最深刻便是这样奇妙的组合里的团结程度。虽然年龄差距很大、文化程度差异很大,但是这些老干部会在生活上关怀、照顾他们,而他们则会在学习上同老干部结对。后来中共党史专业由于人数较少在其后的院系调整中被调整,这个集体被迫解散。在重新分配中,梅教授来到了哲学系。
   梅教授提到,他的五年的大学生涯正处在国家十分重视政治教育的时代。“政治挂帅、思想领先”的旗帜下使他确立了共产主义信仰,从此一生再未动摇。60年饥荒,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教授始终刻苦学习,最终打下了坚实的专业基础。
2.离开武大与重返母校
   离开学校的第二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武汉大学的校长李达先生不久后被批斗迫害致死,武大十六年没有了校长。此时梅教授在云南的一所学校里担任政治老师、团委书记,由于文革被学生、同事批斗,然而他从不放弃信仰,白天受批斗,晚上回家接着读书。之后不久又被下放到工厂做工。正是在工厂的时候被下乡的调研队伍发现,于是分配到了大理文教局分管教育。然而他并不满足于办公室领导的乏味生活,始终想要继续研究马克思,便在1975年申请调回武大教书。
   回到武大后,梅教授负责教授《反杜林论》、《马克思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共产党宣言》三本书。而在第一天简单的梳理思路后,第二天他便拿着课本上了讲堂上演了精彩一课,原来尽管离开校园很久,梅教授始终没有放弃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那些历史都已经烂熟于心、顺手拈来了。
   从襄阳分校回到武大本部,梅教授的学术研究在埋头苦干中进一步发展,机缘巧合或者说水到渠成,从哲学领域到经济领域,政治领域,最后融会贯通集大成。同时,梅教授对政治学系博士点和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博士点、中共党史博士点创立上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3.生活现状
   现在的梅教授,仍然十分忙碌。虽然年纪大了,精神却依然矍铄。在去年教育部权威发表的专业排名中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被评为全国第一,梅教授却始终提醒我们必须保持低调。“我们与别人还有差距,我们的师资力量和学术成就是可观的。但是仍然还要继续努力。”老人十分平静地同我们说。现在老人仍专注于院系的国家一级重点学科申报,老一辈人仍在努力栽树,后人在荫庇下更应努力。
(二)个人建议
1.论文撰写 
   在上学期,我们2012级学生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这门课程,而这门课的课本便是梅教授编写的。每每翻开课本,都十分感慨于梅教授清晰的思路。这一次,梅教授也给我们提出了关于编撰文献的建议。
   以梅教授编写最新版本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为例,通过三个版本编纂过程的回忆说明任何一本著作的诞生都不止一二人的心血。作为中共中央马克思主义工程的教材,此书修改了已经不知有多少遍了。编纂前就有中央的资深委员、审议专家的反复审核,定下主题,列出提纲,然后交给专家学者组织写作修改,然后再上交审核、反复多次经过全国各地第一线老师和资深专家的审核并提出不同意见来修改,在上交最终定稿,提交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通过。而梅教授感慨最深的便是同行之间的交流,要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心平气和地与别人论学术。
   说到写论文,教授提出不提倡我们写大论文,每一篇论文都应该言之有物,而写作论文的前提就是细致、全面、扎实的研究。材料尽可能详尽、收集后根据逻辑来梳理材料。“先研究后写文章,研究的末端就是写文章的开端,研究是学术的前提与基础。”梅教授如此意味深长地同我们说。
2.青年学生
教授对我们青年学生提出了三点要求。
(1)“坚决政治方向”
有质量和深度的研究前提是忠贞的信仰,我们专业的学生想要在专业领域有所成就,必须坚定共产主义信仰不动摇。
(2)“强化自己的专业知识”
重视基础,专业基础是很重要的,对我们本科生来讲,原理、方法论、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是是基础的东西,其中更深的是社会主义思想政治教育。根本理论指导就是马克思主义,读细,读精,历史的学;怎么提出,提出之后又经过了那些发展阶段,现在这个问题又发展到什么程度。理论史是建立在社会经济政治发展史。基础夯的越扎实学生以后发展的就越好。
(3)“解决好坚持和创新的关系问题”
     现在学生要不忘创新,一定历史阶段的再发展。重视坚持,没有坚持,就没有创新、发展。
(4)“阅读与写作”
     广泛阅读,了解与专业相关当前的重大现实与理论问题。写作很重要,它是一种综合性运用,把对知识的理解向前再发展一步。写文章,在这个年级要写读书笔记,写短文。写论文要有问题意识,否则就是无病呻吟。要有的放矢,理论联系实际。
3.对话教授
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只对教授采访了两个社会热点问题。
记者:您怎么看待舆论媒体的政治性导向?
教授:无论媒体自觉承认或不承认,他都是一个政党的一个喉舌。我不欣赏《炎黄春秋》和《南方周末》。在我看来有资产阶级为了自己利益的需要而伪造事实的意味。历史虚无主义最先发生在美国,后在苏联造成影响。文革后阶级分析观点被淡化,但是我认为这是必要的。少数居心不良的意见领袖借助大众媒体的推波助澜在当代很可能误导文化水平不高、是非观颠倒的群众,对国家政治造成不良影响。
记者:您怎么看待党的保密性与公众要求公开透明的意愿一定程度上的矛盾冲突?
教授:这个问题就在度上。保密原则,古今中外,没有那个国家或者党派能忽视,因为这个核心机密关系到国家安全和民族发展。然而在我国,社会主义事业是群众的事业。公开的程度问题必须在实际中摸索。我们的党派保密要与发动群众统一起来。最重要的标准应该是一切以有利于国家、有利于民族、有利于人民群众为标准。
三、采访感受——采访者阮美辰
这次采访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从最初联系到中间调整时间,颇有一种“三顾茅庐”,拜见世外高人的感觉。所以最终见面的时候,内心的欣喜不止是对长者前辈的崇敬,还有一种愿望终于达成的满足感。
一进门,在宽敞的客厅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靠着墙壁长长的一排书柜,从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摆的挤挤攘攘却又整整齐齐的书籍,大多是马列主义经典著作,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数量宏大,类似资料室摆放样式的私人藏书了。与门相对的另一端,是一个用来写书法的书桌,正对着窗,窗外就是巍巍珞珈的荫荫草木。桌上面正摆放着笔墨与纸张,问及我姓名时,老师更是直接提笔写下了我的名字,很是和蔼可亲。与书桌相对的另一面摆放着电脑,旁边也堆着老师常用的研究材料。看样子,这位样貌清癯的老人退休后的生活轻松但并不清闲。
    后来采访转到了书房,我才意识到在客厅所见识到的也只是部分罢了。这里两面环着书柜,里面依旧摆满了书籍,连书柜旁的桌上也对面了杂志与资料。老师也曾提及,这里面的书籍不分新旧,但绝不是摆设,都是他曾多次翻阅过的。他牢记里面的大纲梗概,甚至不少书籍的内容都像是刻在他心上一样。随意拿出了一本《邓小平理论》,都能看到上面老师的笔记与批注。
在逐渐浮躁的当下,我们已经很少有人能像老一辈人一样静下心来学习了。浮华的生活,浮躁的心理,目不暇接的诱惑让我们更多的放松了自我修养的提升,忽略了个人素养既包括人格,也还有学识。老师谈到幼时的求学,那时的读书更不单单是翻阅,更多的是钻研,心无旁骛的陷在书中,这也就是老师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功底深厚的原因了。与老师的一番交谈,在我看来,对我们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启迪与净化,未来的发展能不能像老师一样一心一意,坚持到底,无论有什么样的物质或者精神上的障碍,都无畏的去挑战,历经千帆后,或许我们就能做到老师现在看遍世事的宠辱无惊与坦然自然了。
最后要感谢老师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配合我们的活动,并给予我们深刻的教导。恭祝老师身体健康,学术上能再创新成就!
临走前老师也不断的叮嘱我,“访谈记录要实事求是,不可以夸大其词。”那么便以老师的一句话结尾,同样足以让我们受用终生的教导——“不是真理的话,不要说。但是真理的话,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说。”
来源: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