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简介 历史沿革 院史钩玄 现任领导 组织机构 党群生活 师资力量 学院地图 学院标志 联系方式
学科简介 学术机构 学术动态 学术成果 科研项目 学术讲座预告 学术会议 项目申报
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系 思想政治教育系
招生信息 教学管理 培养方案 博士后流动站 社会服务
本科生思政课 硕士生思政课 博士生思政课 教学资源库
外事信息 交流项目
院友风采 联谊活动
党政办 本科生 研究生
培训项目 培训动态
一个执着的教育者余仰涛:“我就是要教书”
发布时间:2014-01-24 点击:

 

    拨通余仰涛教授电话时,心中不免有几分紧张,然而随他爽朗应允和约定时间后,我们开始期待见到这位学识渊博,和蔼可亲的老人。
    采访如期而至,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七十多岁的老人,身着深蓝色夹克和牛仔裤,脚穿棕褐色皮鞋,衬得些许年轻了。他面带微笑,虽个头不高,但与我们握手时令人感受到那种由饱满精神焕发出的力量。
    心想着巍巍珞珈的百年历史,不得不对这位见证历史的老前辈肃然起敬,在平复心情之际,我们开始了与他轻松平缓而令人若有所思的谈话。
坚持自己的所爱所想
    他出生于福建省的一个贫困家庭,在余老三岁时,余老的母亲因病去世。在那个年代,成绩优异并不是多大的本事,生存才是那个年代应该考虑的重大问题,生活艰辛而过早肩负起家庭的重担。高中读完后,余老的家人并不支持他考大学,但是,怀着一颗年轻的不服输的心的他瞒着家人参加了高考,填报的大学是武汉测绘科技大学的工程测量。原因单纯而简单,一为想当工程师,二为到大城市去看看,三为看看长江大桥。终于有一天,在山的那头,他的友人挥舞着录取通知书,大声的向他喊着武汉测绘科技大学的名字,喜讯在山间回响,带着福建地区特有的湿润气息,亲吻他的耳畔。那一刻汗水闪耀着希望的光芒,昭示着崭新的人生。这是属于他自己的选择,属于那个年代独特的勇气,谱写了奋斗的青春之歌!
    文革期间,军宣队、工宣队以及学校教师被下放,他被安排到文教战线指挥部,从事文艺创作。提及这些,他的神情有些遗憾,但也夹杂着几分释怀。他说,他终身追求的目标是致力于教育事业,而不是文艺创作。那时候,他从事过反映工人题材的剧本创作,当过群众文化处的编辑。虽然在这段岁月中余老收获了很多,然而他始终渴望回到教育岗位上,教书育人,冲破左的思想,似乎像是基因一样,长在了他的身体里。
    1974年,在一次有一次上交六次报告后,“三十而立”的他终于回归无比热爱的教育事业。哪怕是在今天,余老已经退下教育的第一线,他仍然闲不住,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的教学督导,他依然为教育事业奉献着自己的余热。他说:“我就是喜欢教育事业,站在讲台上才能找到自我,哪怕现在不能站在讲台上,我也要为教育出力,这是每一个教育工作者终身的任务。”
     当今的人们总是在后悔,后悔着当初的选择,以为选择了另一条路人生就能够更加出彩。余老用他的经历告诉我们,怀揣着一个信念,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为之奋斗,不轻易为外物冲淡自己对自己爱的事业的追求。那个当初怀着简单的想法想去看看长江大桥和大城市的平凡少年,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武汉大学教授,我国著名的思想关系理论研究者,是因为他无论身处在什么样的境遇,都在坚持这自己的最初的梦想和自己热爱的事业。这样的人生活的更加超然,更加能够专注自己的人生道路,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竭力塑造每一代的精神风貌
    当被问及当代大学生有什么优点是他们那个年代所没有的时,他不假思索地说,开阔的视野,活跃的思维。他回忆道,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发达的信息来源,对于自己的前途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现在大学掌握整体信息之后能够总体规划自己的人生的条件,他们那个年代就只知道读书,以为读好书就能够改变自己的人生。现在回想起来,余老的脸上任然有这那么一点点的惋惜,大约是在想着如若那时要是有现在的条件,他的人生或许会绽放出另一种光彩吧。那时的余老,因为家里办的粮油关系证明被小偷偷走,领不到粮食,整整四个月,余老每每临近饭点的时候就思索着,这次该找谁去借一点,到最终粮油关系证明制度被撤销,班上的五六十个同学他都基本借过一遍。余老谈到这段的时候虽然是笑着说的,但眼睛里还是含有这一丝丝的悲伤,并停顿了很长的时间,似乎还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继而,他缓缓地说,现在的孩子,生活质量相比于以前是有了质的飞跃。能够不被吃饭等生活基本问题而困扰,但是,却少了珍惜自己拥有东西的品质。少了一份对自己所拥有的东西的满足与感恩。他希望现在的武大学生能够感恩,珍惜自己所拥有的的一切。不要挥霍,不要挑剔。
对武大梦的理解与希望
    当我们问到老人他的武大梦时,余老爽朗地笑了:“我当然是希望武大能够成为世界一流的研究性综合性大学!”继而他说,武大人要有符合武大地位的武大气质,包括,学术成就,思想道德素质和远大的志向。此刻,他望了望窗外,一连下了好几天雨的天空突然间晴朗了,天空映在余老的眼睛里,仿佛闪着光芒。良久,他回过头来,仿佛是觉得气氛刹那间凝重了,笑着补充道:“我作为一个老武大人,我现在的梦想就是保重身体,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再帮着大儿子带带孙女。”
     余老就是这样,永远都很单纯,从当初简单的想看看长江大桥来到武汉测绘科技大学(今武汉大学信息学部),到现在单纯的保重身体,带好孙女。也许,余老身上的简单是我们当今武大人最该学习的地方。想想现在的大学生,为了各种浮躁的原因,折磨着自己,也折磨着他人。其实幸福感很简单,就是像余老那样,在某一个时期,做好自己的事情,怀抱着自己最单纯的梦想和希望,充满着最原始也是最单纯的动力,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努力。
我想这也是我们当今的武大人,应该怀有的品质,知足,感恩,单纯,努力。若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那么余老的武大变成世界的武大的梦想就一定能够实现。其实,余老的梦想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武大梦!
    在采访结束之后,余老又匆匆赶往学院的另一个会议室,去参加一个教学会议。看着余老匆匆的身影,我感到了执着的奇妙作用,是执着,让一个福建山区孩子成为了武大教授;是执着,让一个文革时期的文艺工作者变成了一个教育者;是执着,让一个七十多的古稀老人仍然充满活力,纵使退休了还坚守教育第一线。纵使跟余老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仍能感受到余老身上散发的如同年轻人一样的正能量和朝气。我想,这就是执着的力量吧,它有着比长生不老药还要灵的功效,一个有梦想并执着追求的人,永远年轻!
来源: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