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简介 历史沿革 院史钩玄 现任领导 组织机构 党群生活 师资力量 学院地图 学院标志 联系方式
学科简介 学术机构 学术动态 学术成果 科研项目 学术讲座预告 学术会议 项目申报
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系 思想政治教育系
招生信息 教学管理 培养方案 博士后流动站 社会服务
本科生思政课 硕士生思政课 博士生思政课 教学资源库
外事信息 交流项目
院友风采 联谊活动
党政办 本科生 研究生
培训项目 培训动态
石仲泉研究员专题讲座:毛泽东的历史功绩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发布时间:2013-12-24 点击:

 

1213晚,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毛泽东生平和思想研究专家石仲泉研究员做客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18会议室,为学院师生做了一场“毛泽东的历史功绩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学术报告。报告由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丁俊萍教授主持。

图片3.jpg

石仲泉教授首先讲起了自己的武大情结,表示能在具有人文美感的武大读书是件幸福和幸运的事。紧接着,他就“毛泽东的历史功绩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主题进行阐述。他从四个方面对毛泽东的历史功绩进行了简要概括,而这四大方面正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基础。

图片1.jpg

首先,从建党方面来讲,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缔造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只能靠中国共产党,而正是毛泽东解决了在一个经济基础薄弱、工人阶级弱小、小农意识浓厚的旧中国建造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多领导人都有探索过,但都没有很好地解决,只有毛泽东完成了这一伟大历史使命。石教授认为,毛泽东主要有四大建党工程,一是思想建党,从井冈山到中央苏区再到延安整风,毛泽东都强调思想建党的问题。二是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正是毛泽东打破了本本主义、教条主义的限制,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三是确立了党的三大作风。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出现的一些负面消极的问题,很大程度上都是背离了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三大作风。四是提出“两个务必”,建设一个清正廉洁的政党,加强党的作风建设,遏制腐败之风,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必须重新回顾“两个务必”的当代价值。
其次,从建军方面讲,毛泽东是人民军队的主要建造者。毛泽东的建军思想,使中国人民军队由弱到强,由小变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历史基础。石教授从四个方面对毛泽东的建军思想进行阐述。一是军队绝对服从党的领导。石教授针对“军队国家化”的观点指出,看待这个问题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中国的一党领导多党合作制度决定了我们不需要军队国家化。“军队国家化”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无的放矢,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二是军队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没有私利。三是重视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加强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是军队发展的生命线,虽然这个制度来源于苏联,但是毛泽东使之在中国生根发芽,成为中国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重要保证。四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是保持中国军队先进性、实现中国军队强大的重要保证。他指出,毛泽东的军事思想,是人民军队发展的法宝,而这也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了历史基础。
再次,从建国方面来讲,毛泽东是社会主义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制度基础,包括奠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制度等,以及建立了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这是改革开放的基础。其中毛泽东在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中的失误,也成为改革开放的重要经验。
最后,从毛泽东思想来讲,毛泽东是毛泽东思想的创造者。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都是与毛泽东思想一以贯之的,都是对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发展。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了思想基础。
教授在最后总结中对这四个方面进行了形象的比喻,中国犹如一个人,党是心脏,是发动机;思想是大脑,指挥行动;制度是身体;军队是四肢,是战斗力。而中国强身健体的根基,追根溯源,是毛泽东奠定的。所以说,毛泽东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了基础。
在自由提问环节,石教授鼓励学术自由,支持师生积极提问。石教授对师生的提问一一作答。针对民主问题,他指出,“民主不能大,民主一定要化”,中国的民主仍在继续发展,是符合中国现阶段国情的,但是民主制度决不能照抄照搬,要结合中国的历史实际、中国的现实国情来看待这个问题,关键是处理好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问题。对于“军队国家化”问题,要考虑军队的性质,要看到历史时期的不同,不能简单套用,但是军队的作风也要改进。对毛泽东的污蔑和丑化,我们绝不能道听途说,要有事实根据。毛泽东是伟人,是历史巨人,但伟人不是完人,不是圣人。对于毛泽东思想中正确的,我们予以坚持,其错误的,我们予以改正,其没有涉及的,我们予以发展。而当代中国对于毛泽东看法的两极化倾向,其本质上反映了中国社会变革的两极群体,他们基于自身的利益诉求,对毛泽东也有不同的、甚至是极端对立的看法。但是我们要看到,否定毛泽东的,是少数,不是多数;是小众,不是大众;这种争议是正常的,可能若干年后,争议会少一些。对于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建设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不能把二者对立起来,不能相互否定,要保持理性,要保持冷静。石教授指出,中国有两个打不倒,一是毛泽东,一是邓小平。否定二者之间的链接,将二者对立起来,都是形而上学,都不符合实际。关于晚年周恩来,我们要从具体的历史的环境中看待他在“文革”中的处境。他既要维护国家稳定,又要维护党的团结,所以只能委曲求全,相忍为党,相忍为国。周恩来在“文革”左右为难的处境中能做那么多事,是不容易的,我们一定要还原历史,不能脱离历史。毛泽东将“文革”看做他人生中的两件大事之一,反映了他对国家变色的深重忧虑,对社会主义纯之又纯的美好向往,但是他对现实估计的过于严重,到晚年有点形而上学,脱离了群众。毛泽东历来重视实践调查,晚年却又脱离实际,这是他的悲剧。但是对待毛泽东,我们要有科学的理性态度,要有实事求是的态度,这样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沉淀和考验。对于毛泽东思想的研究,石教授指出,我们要反对研究的虚化,要着重研究毛泽东的经典著作,尤其是其哲学著作、哲学思想。每一代人对毛泽东的研究都有切合他那个历史背景的成果,年青一代结合自身的历史条件、自身的思考,厚积薄发,必定也能推陈出新,取得属于自身的成果。石仲泉教授认真严肃的学术态度、通俗幽默的语言风格、深入浅出的理论阐释、鞭辟入里的观点见解,赢得了全院师生热烈的掌声。
     丁俊萍教授作会议总结,她对石仲泉教授百忙之中的来访与精彩讲座再一次表示衷心感谢,并指出石教授研究历史的理性态度、对历史问题的还原分析、对重要历史人物的深入研究和实事求是的评价值得大家认真学习。

图片2.jpg

                                                     (代红凯报道)
来源: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