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简介 历史沿革 院史钩玄 现任领导 组织机构 党群生活 师资力量 学院地图 学院标志 联系方式
学科简介 学术机构 学术动态 学术成果 科研项目 学术讲座预告 学术会议 项目申报
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系 思想政治教育系
招生信息 教学管理 培养方案 博士后流动站 社会服务
本科生思政课 硕士生思政课 博士生思政课 教学资源库
外事信息 交流项目
院友风采 联谊活动
党政办 本科生 研究生
培训项目 培训动态
德国埃尔福特师范大学埃克·罗伯特·考普夫教授来院讲学
发布时间:2012-04-16 点击:

    2012年4月6日,德国埃尔福特师范大学教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2)编者、中共中央编译局外籍专家埃克•罗伯特•考普夫教授应邀莅临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作了题为“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论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结构和对马克思《资本论》的主要攻击”的学术报告。考普夫教授长期从事MEGA2的编辑工作,对《资本论》的理论体系和传播史有着深入研究。报告由袁银传副院长主持,马克思主义学院部分老师和研究生、经济管理学院颜鹏飞教授和哲学院部分教师等参加了报告会。
   


IMG_5451.jpg


    考普夫教授在报告中首先指出,《资本论》是世界文献,它传播到全世界,越来越具有批判的解释性,越来越鼓舞人。马克思对客观的必然的发展规律(即劳动的解放)的发现,越来越值得注意。马克思主义产生作用的历史开始于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的出版。马列主义也不像教皇本尼迪克特十六世2012年3月27日在古巴圣地亚哥所说的,不再是切合时代的社会模式;马列主义是一种自我发展的、合乎逻辑的科学方案,其目的是为了塑造一种有利于劳动人民的福祉的新类型的人类文明。
    考普夫教授在报告中评述了对《资本论》进行攻击的四种主要形式。第一种形式的攻击是攻击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他认为,马克思主义体系用最简洁的话语表达出来,就是:存在一个客观现实(即物质),这个客观现实互相联系并不断变化,它能够为人们所认识并符合目的地加以改变。而马克思主义的批评者却反对在社会中也存在着客观规律的观点,认为社会中只有单个的(不能再现的)现象。马克思把这一新的哲学应用到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批判中,他本希望在6册著作中(1资本,2土地所有制,3雇佣劳动;4国家,5对外贸易,6世界市场)进行这一批判,但只写成了《资本》册中的第一册《资本的生产过程》,即《资本论》第一卷。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整理出版了马克思的手稿,使之成为《资本论》的第二卷和第三卷。考普夫教授指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自1872年以来,尤其是自1878年恩格斯发表《反杜林论》以来和恩格斯发表《资本论》第二卷以来,直到今天一直受到攻击。
    第二种形式的攻击是把马克思的哲学和黑格尔的哲学等量齐观。在《资本论》第一卷发表后,就有人说马克思得出的“剥夺者被剥夺”的结论是黑格尔的方法运用的结果,这一结论不是现实的结果,而只是思想发展的结果。马克思本人在1872年写的《资本论》第二版跋中系统驳斥了这一说法,阐述了自己的方法同黑格尔方法的关系和根本区别。
第三种形式的攻击是批评马克思把现象阐述为本质。例如有人批评马克思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价值量的价值理论,说马克思“把这一理论当作公理,他从不去证明,而只是用各种不同的表达方式进行重复”。马克思在1868年7月11日致库格曼的信中驳斥了这一说法。马克思说:“这个不幸的人看不到,即使我的书中根本没有论‘价值’的一章,我对现实关系所作的分析仍然会包含有对实在的价值关系的论证和说明。胡扯什么价值概念必须加以证明,只不过是由于既对所谈的东西一无所知,又对科学方法一窍不通。……科学的任务正是在于阐明价值规律是如何实现的。所以,如果想一开头就‘说明’一切表面上和规律矛盾的现象,那就必须在科学之前把科学提供出来。”
    第四种形式的攻击是攻击恩格斯,把恩格斯说成马克思理论的简化者,贬低他对《资本论》所作的贡献。考普夫教授指出,恩格斯编辑出版了《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就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正是恩格斯使人们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是一个体系;年轻一代的社会主义者例如考茨基,只是在学习了《反杜林论》之后,才开始理解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阐述的理论的。没有恩格斯,或许马克思早就被人遗忘了。可以说没有恩格斯就没有《资本论》,没有恩格斯就没有马克思主义。
    报告之后,考普夫教授还同与会师生进行了热烈的互动,并就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有关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考普夫认为,认识或者社会的理论总是具有两个主要根源:认识论根源和社会根源。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的批评者或者《资本论》的批评者最惧怕的就是具有有意识的、有计划的和有统一领导的劳动人民共同体的政治统治,像巴黎“公社”,“苏维埃”,德国1918年十一月革命后及1945年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委员会”。因此,在资本主义国家的大学里,人们基本不可能对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实践的政治的上层建筑进行进步的研究。
   


2.jpg


    这次学术报告给大家了解到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最新动态和最新发展,并使得大家了解到了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和看法,增进了中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合作和交流 。
                                                                                           

                                                                                    (徐洋 供稿)
 

 

来源: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