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简介 历史沿革 院史钩玄 现任领导 组织机构 党群生活 师资力量 学院地图 学院标志 联系方式
学科简介 学术机构 学术动态 学术成果 科研项目 学术讲座预告 学术会议 项目申报
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系 思想政治教育系
招生信息 教学管理 培养方案 博士后流动站 社会服务
本科生思政课 硕士生思政课 博士生思政课 教学资源库
外事信息 交流项目
院友风采 联谊活动
党政办 本科生 研究生
培训项目 培训动态
德国爱尔福特大学埃克·罗伯特·考普夫教授来学院讲学
发布时间:2013-04-22 点击:

 

4月12日下午,德国爱尔福特大学哲学教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²)研究小组领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文件翻译德文专家、中共中央编译局外籍专家埃克•罗伯特•考普夫(Eike Robert Kopf)教授莅临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为学院师生做了题为“一个德国马克思恩格斯研究者眼里的马克思主义与当代中国”的学术报告。报告会由袁银传副院长主持,中央编译局马恩列斯著作编译部徐洋编审担任德文翻译,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部分老师与研究生参加了报告会。

1.jpg

考普夫教授围绕报告主题进行了三个问题的演讲。
首先,考普夫教授从时间和内容两个维度对当代中国的发展进行了理论解读与实践阐释。一方面,他从人类社会演进的历史事实(即人类在其发展的99%的时间里是以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的公共所有制为基础的共同体里存在和发展的)出发,立足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主义私有制的理论分析和社会主义实践的现实考量,指出“否定资本主义生产,重建个人所有制”已处于客观的世界历史进程中,而中国正是承担与实现这一世界历史使命的重要力量。考普夫教授指出对资本主义社会秩序实现历史与辩证的克服是一个长期的实践问题,他高度肯定了中国自1953年以来通过十二个五年计划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持续推进及其对世界经济的积极影响,指出中共十八大报告中的两个“百年目标”将实现的变革与发展是中国创造社会主义的基础和世界历史过渡到一种新型文明的前提。另一方面,考普夫教授以历史唯物主义为理论支点,指出“既然这个地球上的各种不同的地域存在着地理的和由于历史原因等等而形成的各种前提条件,那么毫不奇怪,从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就存在着各种不同的过渡形式”,我们应该历史地、辩证地看待这种过渡。他指出中国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经济政策的制定是对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序言》的结论的运用,而中国在21世纪前十年所取得的经济成就源于1978年的重大转向,即在中国的历史、地理、人口、生产和时代条件下所走的一条就其本质而言类于1920年后列宁提出的新经济政策路线。考普夫教授指出中国因广大的消费主体与消费市场正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中心恒星”,而且作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多民族发展中国家,以其强有力的执政和为人民服务的意愿创造着超过人类五分之一人口的小康生活,本身就是人权的最根本的实现形式,这对其他国家和政党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接着,考普夫教授从客观规律、价值取向、政权稳固、群众基础、阶级联盟、经济发展、金融垄断、文化建设、国际关系、制度捍卫等维度同与会师生分享了他关于社会主义实践经验与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17点认识。如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每一个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的主要问题就是他们同既成的、他们处于其中的不断变化的客观现实的关系;坚持劳动人民的利益至上是创造性运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指导社会主义实践的价值旨归;不占据工人阶级的和与之结盟的其他劳动者的政权就不可能有现实的社会主义社会;居于执政地位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同人民群众的紧密结合是稳固其领导地位的重要基础;没有基本的生产资料部门的社会主义所有制,就不会有现实的社会主义;没有工人阶级同农民阶级和其他劳动阶级的稳固联盟,现实社会主义就不可能长久存在;鉴于日益发达的分工,如果不进行有计划按比例地发展国民经济,社会主义就不可能正常运转;进行货币改革和保障社会主义国家的金融垄断对于预防对该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掠夺式非常必要的;在进行政治和经济革命之后或之外,还必须在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域进行根本变革。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革命前辈的经验传递给后代,并及时把后代纳入政治责任之中;消除民族压迫的各种形式,建立公正、互惠和友好的民族关系和国家关系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之间;保护社会主义成就,反对敌对势力进攻。社会主义制度只有得到捍卫,才能得到发展,而不是在社会主义制度被消除后才谈发展社会主义等等。
最后,考普夫教授在报告中谈到了关于“马克思主义”三个层次的定义:一是在其最狭窄意义的“量”度上指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献遗产,这从MEGA的编辑内容便可见一斑;二是从词的“质”度上指一种哲学的、经济学的和政治学的内在逻辑结构,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一直致力于将这种新的社会理论同马克思的名字联系起来;三是从“广”度上指一种由马克思恩格斯建立的、为其战友、学生和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进一步发展了的科学世界观。例如谈到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就必须包括1978年以来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所取得的实践经验和理论认识。
主题报告之后,考普夫教授同现场师生进行了热烈互动,并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的相关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的实际国情是制定一切政策最现实的和最好的政治原则;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不是停止实践或者改变根本方向的理由,执政党的自我反省与为人民服务的强烈愿望是推进与完善实践的根本动力;社会主义建设作为一项世纪工程,苏东国家的历史经验与资本主义的现实发展都应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借鉴,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与发展更应成为“三大自信”有力支撑。
考普夫教授的学术报告既为我们呈现出一位资深马克思恩格斯研究者的理论视界,又为我们客观把握当代中国的改革与发展实践提供了认知向度,同时增进了中外学者对于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学习交流。
 
 

(王喜供稿)

来源: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